邮展催生邮票造假 切忌贪心蒙蔽双眼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早报 时间:2012-01-17

邮票评审员的公信度比较统一,且争议很少,这是其他门类的收藏圈很少有的。然而,热热闹闹的邮展背后不容忽视的是,各种迎合参展藏家而导致的各种不同方式的邮票造假也层出不穷。

  刚结束日本世界邮展“专题类”竞赛评审工作的资深邮票藏家施邑屏日前回到上海,又继续在世界各地邮票拍卖行的官网,寻觅他所收藏的音乐专题类邮票的稀缺样票。收藏邮票超过50年的施邑屏之所以每天花5小时上网寻觅,就是为了补齐他自己收藏的《走近贝多芬》专题邮集中的邮品。

  邮票相比其他收藏领域,算是比较规范的收藏版块。除了世界邮展评委会,还有亚洲邮展和各国邮展评委会。区别于其他收藏领域中专家意见很难一致,邮展评审员的公信度比较统一,值得信赖,且争议很少,这是其他门类的收藏圈很少有的。然而,热热闹闹的邮展背后不容忽视的是,各种迎合参展藏家而导致的各种不同方式的邮票造假也层出不穷。

  邮展多角度体现收藏深度

  参加国际邮展比赛时,评审都会通过邮集考察你的研究深度,研究是否透彻?是否有新发现?是否把以前已有的研究做彻底地了解,这全部反映在收藏的集邮材料上。在世界集邮展中凭《中国大清明信片及信笺》获得大金奖的台湾资深集邮家、中国(台北)集邮协会名誉理事长陈友安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记者:“解放区发行的邮票,或者民国战乱初期和清朝存世量很少的邮票,因为档案资料不完整,就会产生研究的意义。虽然那些年代的印刷技术差,但邮票变化多,搜集邮政档案资料把邮政历史和邮票历史还原,本身就增加了研究的乐趣。比如清代红印花加盖票,大清以前通过银两制度计算邮资的单位,之后改用银元,后来邮票供应不足,就用印花票加盖,最有名的就是‘红印花加盖小字当一元’的邮票,存世仅32枚,有的加盖变体票存世量比它还少,但价格都没它高,长久以来大家都认为这个品种是最贵的邮票。”相比之下,现代的邮票印了几枚、谁印的、设计者和邮资都很清楚,一目了然的邮品研究的意义就不大。陈友安表示:“在设计展集时就要考虑著名的变体票和典型的版式是否都已表现,展出的集邮材料是否可以梳理红印花邮票历史的发展脉络,是否在邮集中表现了最新的研究成果,还包括邮票在使用过程中信封和汇票等各种不同使用途径里包含的各类辅助资料的搜寻和整理。”

  如何在集邮中体现深度,各有乾坤。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学术委员、《上海集邮》副主编邵林也对《艺术评论》记者表示:“一个专题类邮集的制作者需要很广的知识面,而不仅是邮票的简单罗列,集邮妙就妙在这里。”一本邮集有不同分类,传统类分地区、时间,比如清代、民国邮政等,题目越大,选的东西就越要有代表性,如果范围小就要专业深,不仅要有辅助材料,还要有历史知识。第二大类是专题类,比如运动、航海。邵林说:“初级阶段只是分类,高级邮品展示通常都有情节和‘故事’,比如张勋复辟的故事,张勋复辟的时候改年号,把民国六年改成宣统九年,那么在改年号的第一天,如果有北京寄出的信,盖了宣统九年的邮戳,但寄到其他地方时,由于不受张勋控制,盖的仍旧是民国六年的邮戳显示收到,这类信封自然很少,因为后来一乱,北京邮局不营业了。所以收集这些历史上因为邮资或政体的变革形成真实使用过的信封或者邮政材料和邮政凭证叫邮政历史竞赛,有一定深度和挑战性。”

  赵涌在线的董事长赵涌告诉《艺术评论》记者:“专业性和流通性是邮票收藏最重要的环节。做专业的收藏,不要期望很全面,收藏的乐趣和难度就体现在如何用有限的资金做适合自己的系列收藏。而目前邮票的实用价值降低,新发行的邮票流通性减少在我看来未必是件坏事,因为都是藏家在玩,这个领域会越来越深入。”

  施邑屏还经常参与竞拍国外专业邮票拍卖官网的拍品,以此补缺自己的邮品,然后通过做成邮集参加比赛来体现他的收藏深度。加入英国皇家集邮协会的施邑屏还要花时间考证邮票的历史、发行和背景,跟国外的邮友交流,比如某专题的第一枚邮票何时诞生?哪个国家发行的?世界首枚音乐邮票下面的乐谱是谁写的,谁作曲的?“年份早不一定代表价格最高,但如果有贝多芬样票就很珍贵!因为在邮票制作过程中试模印制,流出量很少,样票存世只有十几枚或者几十枚,当时一般档案室会保留一部分,剩余的就送给邮票制作过程中的设计师等,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就会让多余的样票流进市场。”他说。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